镜报:纪录片披露马内早年坎坷经历

2016年,利物浦从南安普顿引进24岁的马内,使他成为了最近一名从圣徒前往安菲尔德的球员。

当初的3400万英镑转会费创下了当时的非洲球员身价记录,虽然这一记录之后被多次超越。而马内也是克洛普来到利物浦之后补强阵容的第一笔重要引援,从此之后渣叔开始像他到队第一天之后所承诺的那样,开始对红军进行彻底地改造。

四年后的今天,克洛普兑现了将联赛冠军带回默西塞德郡的诺言,而马内也证明自己是这支冠军球队的关键一员。

这名速度奇快的塞内加尔边锋与萨拉赫、菲尔米诺一起,组成了当今足坛最令对手闻风丧胆的攻击线个月之内已经接连收获了欧冠、欧洲超级杯、世俱杯、英超等多个冠军奖杯。

但马内的成功之路并不平坦,他在塞内加尔一个名叫Bambali的小村庄长大,尽管被认为是当地最好的足球运动员,但他的家人从未想过让他兑现天赋成为一名职业球员。

马内的家族是Bambali当地的伊玛目(穆斯林教徒),他被期望能够树立一个好榜样,即专注学业并接受高等教育。

这位在当地被称为“Ballonbuwa”的足球奇才清楚自己必须离开村子才能追逐梦想,但他也知道这将违背家人的意愿。

马内说:“他们是不会让我离开的,在我有生之年都不会。所以有一天我觉得是时候离开了。我和村里的一个人聊了聊。他说,‘我有一个朋友在达喀尔那里的球队工作。’当听到达喀尔——塞内加尔首都的名字的时候,我就想‘那对我来说太好了,那是我的梦想,我要抓住这个机会’。”

马内将自己的计划保密,只向自己最好的朋友Luc Djiboune透露了自己将出走家乡碰碰运气。随后在一天清晨6点,他一句话也没说就踏上了前往达喀尔的漫长旅途。

马内跟随球队训练了两周,并一直借住在Bambali的朋友安排的一个住处,此时他的朋友Luc才迫于压力向马内在Bambali的家人透露了他的去向。

在塞内加尔拍摄的有关马内的纪录片中,Luc谈到:“他们对我说;‘如果你不告诉我们,你会挨揍的’。但是我想,‘你们打我吧,但我还是不会说’。”

经过两周的搜寻,马内的家人才找到了他并将他带回到Bambali。马内将这一天描述为“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天”,他说那时他感到“憎恨”自己的家人。马内不愿就此放弃并坚持要继续追寻足球梦想,他向家人发出了最后通牒。

“我说,‘让我回到村子里的条件就是我只要再上一年学。就是那样。’然后他们尊重了我的决定。一年之后,他们决定为我找一个能够踢球的地方,因为我说,‘现在该结束了。现在应该是足球的时间了,足球的’。”

马内回到了达喀尔,并在当地著名足校Generation Foot Academy试训,他将此视作成为一名职业球员并前往欧洲的踢球的绝佳机会。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马内将这里视作了自己的家,并迅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就是在那里他被法国梅斯俱乐部的球探奥利维尔-佩兰发现并将他带到了欧洲,佩兰说看马内踢球就像是“电子游戏”里的比赛一样。

来到欧洲后很早就受伤一度让马内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还未开始就要结束,但之后他去到了萨尔茨堡红牛并很快来到英超南安普顿,并在随后得到了欣赏自己很久的克洛普的征召。

克洛普在访谈中说:“我记得我与萨迪奥(马内)的第一次会面,那是在多特蒙德。有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坐在那里,歪戴着棒球帽,他现在还有着那种气质。”

“他看起来像个刚出道的说唱歌手。我想我并不应当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我对人的判断一向很准确,但这次是我错了。”

在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马内在球队0-2落后的情况下替补登场,打入两球带领南安普顿逆转了比赛,这样的表现使得克洛普下定决心将他招入阵中。

对此马内表示:“我当时只是一个并不起眼的球员,但我的表现非常精彩。利物浦总会关注那些让他们难堪的球员,因此他们并不会拒绝这样做。”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